爱之舞者著《不是狗,是爱人》于哎呀小说网抢先更新
哎呀小说网
哎呀小说网 玄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诗歌散文 幽默笑话 两性小说 重生小说 现代文学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综合其它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春满香夏 合家情缘 乡野多娇 儿媳秀婷 女友故事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幸福家庭 丝袜舅母 流氓老师 家教情事 留守村庄
哎呀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不是狗,是爱人  作者:爱之舞者 书号:28011  时间:2021/3/27  字数:5276 
上一章   第十五章 惊喜(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男人调低的高度,站立着把自己早就矗立的进散发出甜蜜味道的后的同时打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等接通了,才把他的上半身揽过来,使他直起上身靠在自己怀中。电话拿到那个神志离的人耳边:“你妈妈想你了,想让你给她打个电话,我替你拨通了,你和她聊吧。”说完还恶意的使劲动一下。

  端康灵灵醒了过来,现在?电话?

  “说话呀!”恶魔在催促。

  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息,以手臂将电话夹在耳边:“喂,妈,是我。”

  电话里传来惊喜的声音:“康康啊,你都忙什么啦?这么长时间也不和妈联系。”

  恶魔的手袭上他那两颗小巧珠,慢慢捻动着,麻的感觉直冲大脑。

  “呜--”咬牙忍住即将破口而出的呻,端康调整呼吸:“没什么,最近业务忙了点,你和爸爸都好吧?我这里你就放心吧。”

  “呼--”东旭也享受着端康因紧张而突然缩紧的紧缚感觉,差点就忍不住了出来。手指恶意的捻捏更用力,下体也开始动。

  “哈,哈,哈”东旭别过头张大口尽量无声的息,听着妈妈在电话里絮絮叨叨,身体绷的更紧。

  东旭更肆意的享受那紧窒的快,变本加厉的啃上他的肩头。

  “呜呜呜---”端康忍耐不住这多重的刺,呻了出来,电话也掉在上。

  “喂喂喂,你怎么了?康康?”电话里传来妈妈焦急的声音。

  回头狠狠剜了那个做出无辜笑容的男人一眼,那男人赶紧把电话给他拿起来重新搁在耳边。

  “妈,我没事。刚刚拿水杯烫了一下。就这样吧,我改天再给您打。”

  憋住气听妈妈嘱咐完要注意安全、注意健康等等的话,等妈妈一挂电话,端康马上把电话扔在一边,破口大骂:“你这个小人!你这个-啊---啊---啊---”

  还没等他骂完,男人就加快了进攻的速度,啃咬在肩上的牙齿更钻进了里,指甲也掐上感的头,突然的更大刺使他再也说不出来话,只留下急促息的力气。

  “你好急智哦,居然想出来水杯烫着这个借口。恩——我的那个是不是特别的烫?恩?”前边的人脸红的快要滴出血来,只是无助的依靠在他的息。

  透过镜子的折,好象有无数条人影在一起,青光无限——

  古东旭最近很忙,好象有什么事情发生了。端康感的感觉到。

  他回来的越来越晚,脸色也不好看,和他亲密的时间也少了,每次他关心的询问他,他都会回他一句“不关你的事,别瞎心。”给搪过去。

  昨天晚上他狠狠的要了他好几次,连以前从来没用过的工具都用上了,折腾得他到现在都爬不起身。

  无奈的看着表针滑向7点,再看看渐渐黑下去的天空,他咬牙支撑着自己穿上衣服走到卧室外,还是问问门口的保镖是怎么回事吧。

  刚刚走到门口,门“碰”的就被推开了,东旭一脸焦急的冲进来,抓住他的手就走。没等他问话,他就打断他:“别问,赶紧跟我走。”

  小跑着随他坐上他的兰博基尼,男人迅速驱车开往机场方向。

  “东东哥,这是——”

  “我的对头找上门来了,为了保证你们的安全,所以我现在把你们送到丹麦的哥本哈去,那里有的我好朋友,他们会照顾你们。”

  “我们?还有谁?”

  “我爸爸妈妈爷爷,还有你爸爸妈妈。”

  端康心猛的巨震,严重到这种程度吗?他慌乱的道:“我们可以报警,可以求警察的帮助——”

  “黑道上的恩怨我找警察?疯了吧?”男人讥笑。

  “可是——可是——”

  没等他结结巴巴可是完,男人又说话了:“打开前边的包,那里有你的护照、机票和钱,他们在机场等你。”

  端康楞楞的打开包,看着里边的物品,看了一会儿,才猛的合上:“不!我不走!你说过我们永远不分开的!我要在你身边!”

  “听话,康康,我不会有事情,我会回你身边。你也是个男子汉,所以你必须去丹麦,那五位老人不能没人照顾。”

  深情的眼眸扫过慌乱的端康,男人再次沉稳开口:“我答应你,只要危机一过,我就把你们接回来。你也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把那几位老人照顾好,一切全拜托你!”

  双手攥成拳又松开,来回攥了几次,端康终于放下一切似的说道:“东东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等你来接!”

  来到丹麦已经三个月,端康也逐渐的放开了怀。与古家人夜相处,古家人对他也和对古东旭一样,使他的心由刚开始的内疚不安,逐渐的转移到责任感,自己不应该一直自怨自艾,应该坚强起来,代替东东哥去照顾好他的亲人,就好象对自己的亲人一样。

  两家人也渐渐消除了隔膜,逐渐相处融洽。

  可东旭一直没有消息,这使端康如同在油锅中煎熬一样的难过。打过无数回的手机,总是无人应答,发短信也没有回音。上网查找,新闻也没有任何有关他的信息,诺大一个古氏集团如同平地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新闻。疯狂的找过他的朋友无数回,却都被挡回,不是没时间,就是人没在。他急的如同疯子一般,却不敢在几位老人面前表现出来。

  又三个月过去,小教堂里的神父已经熟悉了这个来自东方的瘦小长发男子。每个礼拜的时候他都会来这里,静静的坐在一旁,随人们做着虔诚的祷告。等人走尽的时候,他就坐在那里无声的流泪。长长的黑发掩住了他的脸,但从他颤抖的肩能看出他的悲伤。是什么样沉重的悲伤,能让人看得如此心痛。

  一只温暖的手搭上他的肩,他微微颤抖了一下抬起头。看到老人温和的笑脸,他也腼腆的笑了,抹去脸上的泪,挪动了下身子,请老人在身边坐下。

  “孩子,有什么事情就和神说一说吧,他会帮助你。”

  端康看看神父温和的笑脸,虽然还听不太懂他的话,但老人的好意他是明白的。

  微笑了一下,转头看着被订在十字架上的耶酥,眼神开始飘远——

  “有个小男孩小时候就爱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待他就如同哥哥对弟弟一样好。可是他却爱上了这个哥哥,有了世俗不容的感情。自卑懦弱的他不敢表现出来,那样巨大的爱得他无法息,所以他选择了逃避,找出各种理由逃避。而那个哥哥却为了他,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清清白白的人踏入了黑道,只为了找到那个逃避的胆小鬼。他的懦弱使他变成修罗。等到那个胆小鬼敢于放开心防的时候,那个哥哥不见了,生死不明——”

  泪水轻轻的滑下脸颊,男子脸上是无尽的悲伤。

  神父宽容的笑着,帮他拭去泪水:“神会宽容的对待每一个人,只要你坚持有信念,那个人始终会回到你身边。”

  男子俯下身痛哭失声。

  回到家,端康不好意思的哭得红肿的眼睛,生怕那几个人看到他会笑话他的软弱,这么大男人了还哭。进屋,却发现家里静悄悄的,他们都出去了吗?想到那几个现在打成一团的为老不尊的人,端康不笑了笑。

  走进浴室,洗了把脸,拿巾沾上凉水敷在眼上,刚刚抬起头,却发现间一凉,一个硬硬的东西顶在了上。不解的眨眨眼,回过头,却发现是一把!悚然一惊,巾“啪”的掉在了地上。

  “你想做什么?我家里没有什么钱。”强自镇定的问那个面无表情的黑衣男人。

  那人也不多说,只是拿又顶了顶他“把手放头上,出来。别做无谓的抵抗。”

  无奈的走出浴室,却被另一个黑衣人揪过去指着一套婚纱:“穿上!”

  端康失笑:“各位大哥,你们想要钱,我给你们。拜托不要和我开这个玩笑,我是个男人。”

  身后的人拿又顶了顶他的,也不说话。另外一人道:“让你穿就穿,我们不介意把你打晕后替你穿。”

  左右看看,脑筋急转,却怎么也想不出逃脱的办法。

  磨磨蹭蹭的拿起婚纱:“你们想要我在你们面前换吗?”

  “你可以去卧室换,但是提醒你,我们已经包围了这间房子,你不要妄图逃跑。还有,不要浪费时间,我们只要你一个活口,等你家那几个老的回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端康惊怕的跑回卧室,一边换上本不应该是男人穿的衣服,一边吃惊:这些人把自己打听的这么详细,只要自己,还让自己换上这可笑的衣服,是为了羞辱自己吗?可是看他们都是外国人,自己好象没得罪过什么外国人——

  “咚咚”门口传来敲门声“快点,别浪费时间。”

  匆忙答应了一声,开门出去,屋内居然还来了一个化妆师。化完妆,就把他到了一辆白色宝马里,两个黑衣人一边一个夹着他坐在后排,等他坐定,汽车呼啸而去。后边另有五辆车也跟了上来。

  端康坐在车里一会儿害怕,一会儿纳闷,不知道这些人想做什么,待车开到一个外部以手制黄砖装饰的建筑物时,他真正吃惊了。“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挣扎着不下车,却被两个黑衣人楞是拖了下来,拖入教堂。

  巨大的管风琴奏鸣出优美的音乐,细听却是《婚礼进行曲》。

  楞楞的站在过道的尽头,眼神却被神坛下那个优雅微笑着对他遥遥伸出手的男人吸引。那个笑容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熟悉,熟悉到一闭上眼就会看到,熟悉到每个午夜的梦回都会看到——

  周围的声音再也听不到耳中,整个人都沉浸在那深邃眼眸的深情凝视里——

  直到被爸爸挎着胳膊走到那人面前,直到听到神父问出“胡端康,你愿意嫁给古东旭为吗?无论贫穷、疾病——”眼中的泪才扑簌簌的掉了下来,哽咽着,掂起脚搂住那个让他爱到连呼吸都感觉疼痛的人,哽咽着,回答:“我愿意。”

  “好,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胡端康与古东旭正式结为合法夫!”

  闪亮的钻戒套入手指,如海的掌声响起,那人温和而多情的吻,回过身,看到的是双眼含泪微笑的双亲和含祝福的古家人——

  终于,幸福的笑容和着泪水绽放。

  一点点番外

  室外寒风呼啸,室内却情似火。

  终于,重而紊乱的呼吸停止,响起的是两人的窃窃私语。

  一个因为过度呼喊而沙哑的声音:“你是怎么离危险的?”

  优雅而富有磁的低沉声音:“什么危险?我怎么不知道?”

  “咦?你不是说对头找上门来,要我们躲避危险吗?”

  “我说的是为了保障你们的安全。”

  “哦,那——你说危机一过就找我们。”

  “危机过了呀,我就来找你了。”

  “那到底是什么危机?”

  “那危机就是我半年不能碰到康康身体而求不的怒火——”

  “为什么?”简单的脑瓜糊涂了。

  长指轻敲那笨笨的脑瓜:“笨狗狗,就是为了让你彻底卸下心防,完整属于我而演的苦计呀——”

  “诈。”

  “不诈怎么得到我亲亲的康康,乖乖的狗狗,宝宝的老婆呢?”

  直的鼻尖拱拱纤细脖颈上的项圈,嘴巴不老实的啃咬优美的锁骨。

  推开他,继续盘问:“你怎么把我们父母说通的?”

  “简单呀,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过在老岳母面前又多加了一纸保证书。”男人锲而不舍的继续埋头啃咬。

  “那你怎么做到连网络都查不到你的消息?”

  含含糊糊的声音:“我把你的电脑控制了,其实只要你上随便一个网吧里查都能查到——”

  “那你知不知道没有你的消息,我有多担心?多着急?想到或许会失去你,我——我——”声音哽咽了。

  “康康乖,狗狗乖,哥哥以后再也不做让你伤心的事情了,恩?”薄吻去身下人儿的泪水,重新起火热的情——

  “慢着!”

  “又怎么了?”无奈的声音。

  “那要结婚你干吗不告诉我?还好象绑架一样的把人绑到那里?”

  “给你个惊喜嘛,你看到我不惊喜吗?”

  “哼,惊喜你个大头鬼!可恶!”

  “恩,好啦好啦,我诈,我可恶,不要浪费时间啦,都半年没在一起,我都憋坏了——”

  “憋死你!恩--恩--啊--”

  说话声消失,屋内情泛滥。

  (全书终)  wWW.iYaXs.cOm
上一章   不是狗,是爱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爱无禁忌想偷就偷黑蕾丝之狂想黑蕾丝之珠宝黑蕾丝之猎艳黑蕾丝之体热黑蕾丝之帕尔黑蕾丝之情网黑蕾丝之卡桑黑蕾丝之慾望
爱之舞者著《不是狗,是爱人》于哎呀小说网抢先更新,本站专注于不是狗,是爱人最新章节-第十五章惊喜全书终,致力打造不是狗,是爱人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读书就到哎呀小说网,哎呀小说网是不是狗,是爱人免费阅读首选之站,不是狗,是爱人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